黑柿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划重点)还原陈国君之死一场失败的国企改制

时间:2023-01-12 来源网站:黑柿财经网

还原陈国君之死:一场失败的国企改制

还原陈国君之死:一场失败的国企改制 MBAChina 7月26日的晚上,通化这个北方的边陲小城迎来了一场罕见的大雾,在浓厚的雾气中,带有“通钢”字样的广告牌在路边若隐弱现,在深夜冷清的街头格外耀眼。

而在两天前,同样的夜晚,整个城市却陷入了不眠之夜。这一天从早上开始,数以万计的抗议建龙重组的工人聚集到通化钢铁公司门前,这一度造成了通钢所在的二道江区交通堵塞。

面对着官方模棱两可的答复,示威的人群开始狂热起来,悲剧终于在当晚18时发生,丧失理性的工人将建龙的代表、公司总经理陈国君围殴致死,死状惨烈,而后吉林国资委紧急下达文件取消了建龙参与通钢重组,事件才得以平息,但“7.24”事件却给这个拥有半个世纪历史的老钢铁公司留下了浓重的阴影。

陈国君之死,只是建龙与通钢合作四年来矛盾不断激化、爆发的一个缩影。

而在这起震惊全国的因国企改制而遭遇的群体性事件背后,建龙与通钢这两个夕日曾经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究竟又有着怎样的恩怨情仇?

“7.24”前夜

“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让你们全部下岗。”7月24日,晚上6时许,当愤怒的工人将躲藏在通钢股份公司某间办公室铁柜中的陈国君拉出来时,他衣服已被撕烂、头发蓬乱,双目紧张而无神。

据现场的多位目击者对记者称,他们均听到了陈的这句话,在面对着愤怒已失去控制的工人,他说出了这句看上去多少有些气急败坏的“气话”,而这竟成为他的最后遗言,片刻之后,陈国君命丧工人们的拳头之下。

一位经历现场的工人说,陈国君在工人们将办公室的防盗门拆开进入之前,还在不断的用手机与外界联系呼救,一个消防云梯已然架到陈所在的窗前,但云梯很快被楼下数一万计的工人围住,武警被人群所隔开,陈望着云梯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在工人破门而入的一瞬间,他说错了一句话,而此也最终也让他命丧黄泉。

“后来想想,他如果好好说话,不说下岗什么之类,估计就没事,一说下岗大家都急红了眼。”一位参与此事件的通钢工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7月27日,记者来到现场,发现一切早已回归平静,办公大楼门前的广场,下了班的工人下棋、打牌,平静的如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一位老者给记者指出了陈国君生前曾经住过居室,那是在广场一则的一座近20层的高楼,陈生前的居所就在17楼,据工人们说,这是陈来公司工作期间的落角之地,平日里大多时间,他还是居于长春。#p#分页标题#e#

记者来到17楼,发现大门禁闭,门把手上不知被谁别上了一只小白花,随风而动。

陈国军之死的直接导火索,是前一日从长春通钢集团总部传来建龙二次入主通钢,并持有通钢集团65%股份的消息,这天上午,吉林省国资委部分领导、建龙集团部分高管到通化钢铁为此召开重组大会。

此前,建龙集团曾于2005年入股通钢,后因经营不善于今年年初退出。

而据一位与会者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个重组大会现场气氛异常,多数管理层强烈反对曾经退出的建龙重新入主,并且取得控股地位,在7月23日,这个由省国资委领导、建龙领导出席的会议上,通钢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安凤成和三位副总经理宣布辞职以示不满,而实质上,当日约见的通钢集团管理层约有7人,4人辞职后,只剩下三人。

而据一位与安凤成关系密切的人士对记者透露,为了建龙重新入主的事情,省国资委曾经在7月份与安进行过了三次对话,让他接受这个事情,但安表现颇为不配合,他个人很反对建龙的再次进入。“而这也让国资委大为火光,即便安不主动辞职,他的位置也要被更听话的人代替。”

而在安凤成等人集体辞职后,并没有动摇省国资委继续希望建龙入主的意愿,曾经在建龙退出之前担任集团董事、副总经理的陈国君被宣布任命为通钢集团旗下的股份公司的总经理,如此,陈也被推向了这场风波的前台,乃至最后成为牺牲品。

我爱装修网

我爱装修网

我爱装修网

我爱装修网